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走出宾馆的门,才发现,原来我被强奸了
走出宾馆的门,才发现,原来我被强奸了
 
  
 字数:0.8 万
 

  以前是因为在网上看了她发的一个食谱的帖子,所以才加了她的QQ,然后她 就在网上教会了我好几道菜,以至于现在我还经常拿这几道菜在朋友亲戚面前显 摆!
 
  后来渐渐聊的多了才知道,她男人一礼拜回一次家,因为是搞工程的,她今 年24岁了,孩子都已经5 岁了,我实在是难以置信,至于
 
  她们家那口多大,我从无问津。
 
  我算那种只要睁眼电脑就开着,QQ就挂着的那种,在家在公司从无例外,就 连有时上下班都挂着手机QQ,我一直认为我够能挂了,
 
  没想到她比我都能挂,更神奇的是,我经常由于忙其他的事不在电脑旁,别 人问话好久才能回复,但她神了,你随时问话,回复的
 
  时间绝对不会超过1 分钟,百试不爽。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从来不在家里洗澡,因为从小就有着泡澡的习惯,觉得 淋浴太不爽,要洗就是池子……
 
  一次周末早晨,我把电脑打开挂上QQ,就直接奔桑拿浴去了,回来后发现她 在给我刷屏,我问什么事?她没说,直接问我去哪了,
 
  我说「洗澡去了,周末人真多,跟下饺子似的」「那一定很爽吧?」她问道, 「嗯是很爽,我都快脱皮了」我顺手点了根烟,「那得
 
  有多少男人啊「她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么一句顿时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假装没 看出什么意思继续说」反正不少「后来她就不做声了
 
  一般周末她不上网的,因为她老公回来,今天却在,我问:「你们那口子没 回来吧?」
 
  「你怎么知道」
 
          「我掐指一算」我开玩笑的说着
 
  「那你能算出我现在想什么吗?」
 
  「……你,你在想你老头吧!?」
 
  「你只回答了一半」她事宜我再答「那你是在想小叔子?」我又问「没正紧, 我就没有小叔子」
 
  「没有小叔子,你们儿子怎么出来的?」我不怀好意的问「……* ¥#%@ 」
 
  被她一顿羞辱!
 
  后来她不说话了,我问她是不是生活不和谐啊,并开导她生活哪那么多激情 呀,柴米油盐还是必然的,你老公出去辛苦挣钱也是为
 
  了你们娘俩,你应该理解等等……那时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啰嗦的人。不过 她没嫌弃我啰嗦,见她一会破涕为笑,我总放心了。
 
  后来她突然跟我要照片,我心里犯嘀咕,这认识俩月了没跟我要,这是不是? 
  我没有吝啬,从电脑里随便选了张给了她。
 
  她对我大加赞赏,一会说这小伙子真精神呀,衣服搭配合理呀,就连T 恤的 扣子扣的都是那么的协调呀,赞扬的话在下是听过不少,
 
  但这么赞扬的我还是头一次听,紧接着来了句「要是再强壮点就好了。」 
  说到这里我早知道她什么心思了,不过我看过她空间的照片,她确实是美女 一个,虽然打扮不算很时髦,但最起码走在大街上回头
 
  率一定不低。
 
  「还要强壮啊?我不给我女朋友早晨打车上班的理由。」
 
  「为什么早晨上班要打车啊?」她不解的问「走不了路了还不打车吗?现在 一礼拜5 天得打3 天」其实我这几句话并不怎么急剧挑逗性,反而有些笨拙。 
  「你真坏」她好像撒娇似的回复到,然后就是一阵子的沉默。
 
  过了一会她问我:「今天周末不去找女朋友吗?」
 
  「不找,她们学校组织活动。」我女朋友学生会的「那就准备在家待的?」 
  她问道「想出去,可不知道去哪。」我放佛知道她的意思「我想买个MP4 , 你们对这东西更了解一些,下午能不能去帮我选选?」
 
  「这……」我确实在想该去不去「放心好了,不会让你女朋友看到的,再说 我请你吃披萨以作报答」
 
  「没……没……你太客气了。」
 
  下午4 点半我们根据两人离的最近的地方天宁寺桥下车,然后一同坐车去中 关村,说是我帮她挑,其实她早在网上选好了,而且去中
 
  关村没20分钟就搞定了。买完以后从海龙出来已经快6 点半了,她硬要请我 吃饭,说中关村这不适合吃饭,环境太嘈杂,硬要带我去
 
  一个「神秘」的地方,我当时不知怎的善心大发,我说:「外头的饭我早吃 够了,我更愿意吃自己做的。」她提议去她家做着吃,
 
  我没答应,实在是男女授受不亲啊,然后我们打车到安贞桥那里吃了些烧烤, 虽然烤的不咋滴,但啤酒我是没少喝,酒过三循,眼
 
  睛有些迷离,这时我才敢面对面大胆的仔细的端详她。
 
  她与照片里的不一样,照片里的有些浮肿,而现在的她恰到好处(后来得知 那是她刚生完孩子不久),照片里她显得有几分青涩,
 
  而现在的她完全是一个「水嫩」少妇,对于女人容貌一切赞美的词现在全用 在她身上我想都不过分,唯一遗憾的也许就是胸不是很
 
  大了。
 
  也许她感觉到了我在看她,脸上顿时升出红晕,我嘿嘿笑了笑,这时也直言 不讳,我说:「你真漂亮,为什么这么早就结婚呢?」
 
  此话刚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心想也许人家是未婚先孕才提早结婚呢,所以我 赶紧转移了话题。饭桌上,我们聊了很多,都是一些男
 
  女在一起经常聊的话,我现在都已经不记得了。
 
  在我喝酒的时候,她也陆续的喝了些,粗略算了下估计有快两瓶啤酒吧,可 能她不胜酒力,走路已经有些踉跄了,我说:「我打车
 
  送你回家吧。「
 
  「我不想回去,我一回去看见那冷屋子就难过、」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晚上我就住在外面,你再陪我聊会儿好吗?」 
  我扶着她在一个小区楼下的凉亭坐下,那天有风不小,没坐多久,我提议: 「咱找个宾馆吧,你想聊我陪你聊一晚上。」感觉她犹
 
  豫了一会,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样我们就找了家就近的宾馆住下了。说实在 的,周五中午女朋友刚纳完粮,再加上外面的天气不是
 
  太好,我的确不太有心情,但还是不好推托,也不愿意推托,毕竟是美女, 在搀扶她来宾馆的路上我能感觉到,她身体非常柔软,
 
  皮肤也很光滑而且非常细腻,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是那种清香,而并非是用 化妆品掩盖出来的那种味道,这种味道更容易让人陶醉
 
  。
 
  我拿了房卡交了押金,把她搀扶着进了我们订的房间,一进房间门才看见原 来前台小姐给了个大床,本来我说的是标间,可她却给
 
  了我个单间,不过我看她没什么意见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一进门她把包一扔,就面朝天躺在了床上,从这个角度看,她的乳房也不小 ……我坐在她的旁边,把电视打开一边看电视一边偷
 
  偷端详她,我真不敢相信这是5 岁孩子的母亲。
 
  也许她感觉到了,她起身去洗手间,甩了句:「我先洗。」靠,不至于这么 急吧?洗手间稀里哗啦的洗漱声听的我出神,电视里放
 
  了些什么根本不知道,洗了差不多有半个多小时,她出来了,身上裹着浴巾, 手里抱着进去时穿的衣服,把头发用梳子当簪子插了
 
  一下,别提有多迷人了,我估计巴黎婚纱的化妆师顶多这水平。
 
  从一进门到现在我的老二从来没示弱过,一直昂头挺胸的,我真恨我那天这 么想起穿牛仔裤,委屈了二弟了,我拖鞋准备进浴室,
 
  临进她急剧挑逗性的来了句「洗干净点。」
 
  进浴室以后我并没有向其他人所叙述的那样迫不及待的冲两下就出去,而在 此时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有问题?因为我想她毕
 
  竟是有夫之妇,而且这么漂亮,同以前的聊天过程中我能感觉到她似乎并非 水性杨花之人,今天如果……,那仿佛这一切来的过于
 
  顺利,过于出乎意料,因为她毕竟风华正茂,我想她如果想要,应该不会如 
  此处心积虑的从教做饭、买硬盘再到吃饭等等…费劲周
 
  折,虽然这期间的过程是从偶然到必然,但似乎也不免有些蹊跷!
 
  人们都说「酒能乱性」更何况是女人?在日常生活中,在与女友享受鱼水之 欢之前,我也习惯「灌」她一些,那样她来的更快、更
 
  久、且更有激情,那更何况正躺在外面那个欲火焚身的她呢,而再加上对她 来说里面这个「新鲜」的我?我在想,如果按照故事情
 
  节的发展,她现在一定迫不及待了,我不敢耽搁太久,打完浴液,对着镜子 照了照自己感觉不错,然后裹着浴巾走了出去。
 
  出了浴室的门,她侧躺着背对着我。由于是夏天她身上只盖了一个毯子,完 美的曲线呈现在我眼前,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美丽动
 
  人的曲线,霎时弟弟已经昂首挺胸如烧火棍一般又涨又热,电视的声音被她 调的很低,CCTV- 10正在播出百家讲坛。我伏在她的身旁
 
  ,看到她眼睛微闭,眼珠子在眼皮子地下滴溜溜的转动,说明她并没有睡, 眼睫毛长长的向上翘着,由于刚洗完澡,部分睫毛还沾
 
  着湿气,更显可爱,红噗噗的脸蛋,高高的鼻梁下面一张浅粉湿润的嘴唇, 此时我的怜惜之情油然而生。
 
  我轻轻的吻她的面颊感触她的鼻息,她均匀的呼吸稍显慌乱,我知道此时她 的心一定在噗噗的跳动——她有些紧张。
 
  「转了一天了,我给你按两下吧。」为了打消她紧张的心理,再加上为了缓 解略带尴尬的气氛,我对她说「你还会按摩?」她睁开明亮的眸子看着我「嗯, 三脚猫功夫,自己买光盘学过。」
 
  「嘿嘿,是为了此后女朋友学的吧?」她眯着眼睛笑着说「这……」我没有 回答,顺势轻轻的让她趴下。
 
  在按她骨头的时候我能听到嘠子嘎子的响声,以及能够感触到她略显紧张的 肌肉。她的皮肤非常的好,在我接触的女性当中,除了
 
  我3 岁外甥女的以外,她的是最好的——光滑、细腻、有弹性、甚至还有些 许乳毛,真实极品尤物。
 
  这时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放松了,随着我的轻轻敲打,她发生哼哼的呻吟声, 听的我心如猫抓,对于男人来讲,也许就是世界上难以
 
  耳闻的天籁之音吧?因为以前她跟我说过她学过5 年的声乐,老师说她的嗓 子是老天爷恩赐的。
 
  她的腿很直,大腿与小腿的「搭配」非常完美,腿很光滑,我拿起她的脚丫 子给她震骨时,发现她的脚很小巧。
 
  「穿37的鞋吧?」我问道「你怎么知道?」她很惊讶「跟我女朋友一个号」 
  「你很了解女人嘛」她坏笑着说
 
  给她按完身子,这时她已经没有像刚才那样紧张了,翻过她的身子,四目对 视,她眼睛流露出来的已不是先前的慌乱与紧张,而是
 
  无限的柔情。
 
  我俯下身轻轻亲吻了下她的额头,感觉她有些害羞,身体有些颤动,我没有 理会,舌头嘴唇继续在她面颊游走,她的脸微微向上抬
 
  ,很享受的样子,我继续用舌尖轻轻舔她的耳朵、耳洞,她发出哼哼的呻吟 
  声……
 
  我的手从她的脖颈至腹部开始游走但并不去触及她的RF,游走几寸就轻轻的 捏一下,嘴唇与她的嘴唇相交,慢慢撬开她的嘴唇轻轻
 
  允吸她的舌头,这时右手已经瞧瞧窜到她的背后将她的胸罩解下……非常迷 人的两个双峰,左手不断拿捏着,食指在她RT上来回打
 
  圈,这时我已能感觉到她已全身燥热……
 
  她双手不停的在抓着床单,我知道,时候到了,我左手仍在继续,右手脱下 牛仔裤只剩一条小裤衩,她用余光看了一眼我隆起的部
 
  分然后又赶紧闭上了眼睛享受我给她带来的抚触之感,我手上力道比刚才重 了些,速度也少有加快,这时明显感觉她的反应比刚才
 
  更强烈了,我翻身骑在她身上,手加口疯狂的亲吻着她上身的每一寸肌肤, 舌头慢慢往下游走,隔着内裤我用四根手指上下摩擦她
 
  的私处——已经湿了一大片。
 
  时而上下,时而中指绕圈,时而轻轻按压,偶尔抚摸大腿根部以及大腿内侧。 
      后来干脆把嘴伸向那里用较重的鼻息以及的嘴唇左右
 
  摇摆着去挑逗她的YD,她双手在不挺的摆动,一会爪着我的胳膊,一会狠爪 床单。
 
  我把她的短裤一侧扒开,左手拇指轻轻摆弄她的小豆,食指顺阴道方向顺时 针滑动,后来干脆褪下她的短裤,俯身用舌尖湿润她的
 
  私处,含着她的小YC亲亲的咬吸着,上嘴唇按着她的YD,舌头慢慢伸向她的 下体……好多的水……舌头的速度频率加快,这时她
 
  肌肉紧绷呻吟声越来越大,我知道她到了。
 
  随着她气息慢慢平缓,我并没理会,起身用左手中指慢慢插进她的YD,右手 按着她的小肚子,左手在里面慢慢向上翘以便刺激她的G
 
  点,G 点处能明显感觉到有片砂砂的肉肉,那是女人最要命的地方,渐渐的, 她的呼吸比以前更加急促了,而且YD也开始有了明显的
 
  收缩,单凭一个指头已经很难动弹了,我慢慢连无名指也插了进去,这样力 道恰到好处,我左手中指无名指由慢变快由轻至重按压
 
  摸磨她G 点部分,右手拇指也又慢及快抚摸她的YD,这时候,她流的水在 
  床单上的印子已经跟婴儿尿床大小般了……
 
  我继续着这样的动作,她的手猛然拉下了我的底裤,左手一把抓住我的JJ, 她握的力道我能感觉到她的「恨」,这时突然听她轻轻
 
  说「不要……不」,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后来从QQ聊天中得知那是她第一次喷 水,还以为是自己撒的尿水,用她的话讲「生平最难忘的一瞬」。
 
  也许正是因为第一次这样,当时她有些难为情,赶紧起身坐在床边以免更多 的水流到床上,我看到此景转身上洗手间帮她拿卫生纸
 
  ,回来的时候她跪在床上腼腆的望着我,我走过去她把脸伏在我的胸前,柔 
  情无限……
 
  渐渐的,她用手隔着短裤轻轻的抚摸我的弟弟。在刚才转向卫生间时弟弟已 经软了,这下很快即昂首挺胸,她的手很漂亮也很柔,
 
  实在是心痒难耐,我不由自主的发出声音,也许也正是这样感染了她,抚摸 了一会她轻轻的将我底裤拉下,开始用舌头、嘴进攻我
 
  的那里。口中带有余温别提多受用了,由于前戏缠绵许久,我早已忍受不了, 我躺在床上轻轻移动她的PP示意她转身,她明白了过
 
  来,我们开始采用69的方式。
 
  我继续进攻她的YD,她的PP翘起,我的舌头就可以更深入些,一会YD一会PY,
 渐渐的感觉时候差不多了,小拇指试探性的深入她的
 
  GM,可能以前她并非尝试过GJ,很紧张,有些疼,我示意她放松,慢慢的她 很多水水都流在了我的身上,我的速度不断加快用力,
 
  但由于前面的两次,这次她的GC来的较缓慢些了。
 
  我把她平放在床上,JJ在她YD周围使劲摩擦,正兴起间,她一把抓住弟弟塞 了进去,那一刹,她额……的一声身体仰了起来。
 
  我并没有就此加快速度冲刺,而是慢慢的抽送,感觉她有些迫不及待了,有 些抓狂,我就慢慢加快速度,随着速度不断加快,力度
 
  不断增大,她又一次达到了巅峰。但我还没有射
 
  我翻转过她的身体,她把PP翘起,她趴在床上的姿势实在太美了,腰部与臀 部再加上臀沟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心型呈现在我眼前,我
 
  再也不能自己,加快抽送速度并用力撞击,手指并不停在她GM搅动,那一 
  刻两人同时达到巅峰……
 
  此时我和她早已精疲力尽,瘫躺在床上,这时才感觉到床单湿湿的,已被我 
  们弄湿了一大片……
 
  第二天一早,我被奇特的感觉弄醒,朦胧睡眼一看,原来她……
 
  如果她是为我口交,也许我不会感觉到奇怪,奇怪的是,她用大拇指和食指 捏着我的JJ的剥皮在上下波动,力道很轻,感觉不到有
 
  多舒服,但由于是早晨一柱擎天的时间,所以弟弟还是硬的,只见她拨动几 下,JJ较刚才就稍硬一点,她就会用这只拨动的手扶着
 
  我的JJ,另一只手五指并拢并竖起,从中指到手腕部分来量……
 
  看到此情此景,我是又好气又好笑,这时她已经知道我醒了,在不好意思的 表情下扮了个鬼脸,然后啊牟一口把JJ唅在了嘴里开始
 
  允吸。晨光已或多或少穿透丝绸质的窗帘射进屋内,此情此景她又是如此娇 媚,我怎能忍受的住,只是早晨醒来,再加上昨夜喝了
 
  不少酒,实在憋尿,我推开她赶紧奔向厕所,先把小肚子里的涨水全部倾泻 出去。
 
  回来时她已经藏在了被子里面……我一把掀开毯子,她突然大声叫着:「非 礼啊……」我爬上去用嘴堵住她的嘴,这次没有前
 
  戏、也没有润滑剂,掰开她的双腿,腹部一挺,准确无误的进入了她,可能 没有太湿润吧,能感觉到有些干涩有些紧,再看她,脸
 
  色狰狞,作很痛苦状。
 
  我开始了慢慢的抽插,慢慢加快,变换的姿势我也不记得有多少了,从床上 到床下,从椅子到写字桌,从早上9 点40分,一直做到中
 
  午退房的时间……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
 
  不用看,从铃声就能听出,是女友的电话!!这时我正跪在床上从后面进入, 听到电话,停止了动作,看了她一眼,她转过头点头
 
  示意。那个铃声是女友专门为我设置的很嗲的声音,我想她一定也知道是谁 打来的。
 
  「……喂?啊………哈」我故作初醒状「懒虫,起床啦……」那边传来女友 欢快的声音「哦,你今天不是在学校有事吗?怎么在外面?」我清晰的听到她那 边传来公交车的声音『下一站是北京站口东,请您中门刷卡上
 
  车……『
 
  「嘿嘿,我给你买了个杯子和一个夏天穿的T 恤,不知合适不合适,我这就 去让你试试去。」她的声音显得很亲切「……哦,一会我给老朱送文件,可能你 过来我不在家,你就乖乖的等着,我估计晚你半小时左右就回去了,现在我就起 床走人。
 
  「这时,我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那好……中午给我炖鸡腿儿啊「她撒娇 的要求着」好、好,先挂了。「
 
  「嗯,待会儿见」
 
  挂了电话,我望着床上的她,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撅着屁股在那等了我半天, 但这时弟弟早软了,她仿佛没有怪我,微笑着问:「
 
  是不是得回去了啊?「
 
  「嗯,呵,不好意思。」
 
  「没关系,那就赶紧收拾东西吧。」
 
  起身收拾好了各自的东西,退了宾馆的房间,我把她送上了出租车,临走时 她还悄悄亲了我一下,这时我已无闲心来回味这些,顺
 
  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地铁的方向奔去。
 
  北京的路况不是很好,尤其还是三环以内,即便是周末我也担心打车的速度 能否赶上,所以选择乘坐地铁。
 
  在路上,我无心享受昨夜的缠绵与女友的疼爱,回想去刚才女友的电话,内 心不觉引起一丝丝惭愧,但很快又被我的思绪压过去,
 
  因为我在计算:
 
  从安贞桥到安定门地铁站大约3 公里路程,作2 号地铁再倒5 号转1 号回到
 家最快也得1 小时以后,刚才电话时女友在东单,她回去的话
 
  最快也得是40分钟,前后时间一算,正好与刚才承诺的半小时时间差不多, 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
 
  走到小区门前的超市我看了下表,12点58,早在20分钟前女友就发短信告诉
 我她已经到家了,没敢多耽搁,选了几只鸡腿儿,买了
 
  几个香菇和几瓶啤酒我便上楼了。
 
  一进门,见屋子的窗户已被打开,零乱的房间也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我把拖 鞋换上,走进屋子看见桌子上放着一个崭新的保温杯,
 
  沙发上放着Lining的朔料袋,旁边坐着一个铁青着脸的女朋友…… 
  「你的抽屉里,怎么少了两个TT?」没等我开口,GF张口便问。
 
  「不……不是吧。」我一语双意,即佩服GF的监察能力又做出质疑状。 
  「那你看看,去年年末,我放寒假来这里住,你当我面打开一盒用了一个, 现在怎么只剩6 个了?」她似乎义振言辞又似乎心无底气
 
  。
 
  「啊……??」我一看事实已摆在面前,再看到盒子上写了「内置10只」, 实在是有口难辨,那俩套子的确是我上月跟昨天走时拿
 
  了一个,到现在那个还在兜里。
 
  「好了,你自己在家待着吧,我走了。」女朋友见我哑口无言,这时已泪流 满面。
 
  「哦,我知道了,前两个月XXX 来我这里,我在厨房做饭,听见了拉抽屉的 声音,一定是他拿了。」XXX 是我的一个同学,他既没拿
 
  过套子,更没来过,但我仍掏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
 
  「喂,XXX 你丫上次来我家手不老实啊?」女朋友站在门口回望,满脸泪水,
 表情楚楚,心里实在不是滋味。
 
  「你是不是拿走我抽屉两个套子?」我不由朋友说什么,第二句就压了上去, 右手顺便把手机听筒音量按到最低「行了,行了,你丫的差点让我栽了,你跟我 女朋友解释吧。」朋友正在「狡辩」,我又一句话压了上去,其实我本没有让他 
                俩通
 
  话的意思,这么说只是演戏给女朋友看,我知道女朋友不可能接那个电话问 另外一个陌生的男人是不是带走了两个套套。
 
  没想到,这次例外,女朋友冲过来直接抢走了手机。
 
  「喂,XXX ,是吗?」……%
 
  「哦,那我就放心了,嘿嘿。」不知道朋友在那说了一大堆什么话,女朋友 破涕为笑。
 
  霎时,刚才站起的根根毛发,这一刻全部安然落下。关键时刻,还是铁哥们 仗义啊,通过这几段子对话,他即便是个傻子也明白什么意思了。女朋友挂了电 话,看也没看我一眼接过鸡腿儿蘑菇就进了厨房……
 
  吃过午饭,女友早被我哄的笑声连连,毕竟两周没见面了,她把衣服拿出来 给我试完一看正合身,随手拿过桌子上的保温杯:「上
 
  次去你公司你桌子上满杯的水都是凉的,容易喝坏肚子,我就给你买了个杯 子。「GF摆弄着手里的杯子」还是老婆大人对我好。「说话时不禁有些哽咽 
  收拾了碗筷,一切妥当,GF准备睡一觉再回学校,不用问我也知道,纳粮为 主、睡觉为辅,可是这……
 
  不由我多想,便被GF一把拉到了床上,蒙上了被子……
 
               【待续】